I曼生活

艺术、历史、建筑:阅读《贝聿铭全集》、《与贝聿铭对话》

贝聿铭的建筑举世闻名,台中的东海大学路思义纪念教堂、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东馆、北京的香山饭店、香港的中银大厦、巴黎的罗浮宫玻璃金字塔、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军火库、苏州博物馆等等,都是代表作品,许多人都驻足参观过了,如今贝聿铭溘然长逝,翻阅《贝聿铭全集》,感受很深。贝聿铭在1917年生于广州,父亲贝祖贻

I曼生活2020.08.01

贝聿铭的建筑举世闻名,台中的东海大学路思义纪念教堂、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东馆、北京的香山饭店、香港的中银大厦、巴黎的罗浮宫玻璃金字塔、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军火库、苏州博物馆等等,都是代表作品,许多人都驻足参观过了,如今贝聿铭溘然长逝,翻阅《贝聿铭全集》,感受很深。

贝聿铭在1917年生于广州,父亲贝祖贻为中国银行工作多年,贝聿铭满週岁时父亲因与广州的中华民国军政府不和,于是转到香港,贝聿铭曾就读于圣保罗书院,十岁时父亲担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经理,一家移居上海,他在夏天回苏州狮子林居住,据《与贝聿铭对话》一书所说,苏州经验使他「意识到人与自然共存」,「学到了家庭的真正含义:内聚力和历史。」

1935年,贝聿铭留学美国,先入读宾州大学建筑学系,很快就转到麻省理工学院,受到柯比意(Le Corbusier)的影响,1940年,贝聿铭原本打算回国,但因战事留在麻省剑桥,两年后入哈佛大学建筑硕士班,师从包浩斯创始人格罗佩斯(Walter Gropius)。

1948年,贝聿铭加入纽约的齐氏威奈公司,十年间参与了一些城市设计计划,而他也独立承接路思义纪念教堂计划,这是极少有的贝聿铭宗教建筑项目。设计本身的宗教感在于双曲抛物面墙,以及顶上一线透光的玻璃天窗窄缝,既合乎严谨的理性逻辑,又有灵性的超越。

七十年代末,贝聿铭的两个重要建筑项目落成,一是甘迺迪图书馆,另一个是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东馆,甘迺迪图书馆的建造过程一波三折,但令贝聿铭立刻扬名天下,而国家美术馆东馆,就与国家广场不同风格的建筑共存。又由于国家美术馆东馆,法国总统密特朗找来贝聿铭,设计罗浮宫。

贝聿铭建筑在亚洲

路思义纪念教堂落成后,到七十年代,贝聿铭的作品再在亚洲出现,新加坡的华侨银行大厦,曾是新加坡以及东南亚最高的摩天大楼,三栋外型像计数机的大楼叠加在一起,华侨银行大厦被视为粗犷主义建筑(Brutalist architecture)的作品。贝聿铭在新加坡的建筑作品还有1986年完成的莱佛士城(Raffles City),以及新门广场。

北京的香山饭店是贝聿铭的力作。1972年,尼克逊访华,两年后,贝聿铭随美国建筑师协会代表团首度回到中国。再四年后,中国政府打算在故宫附近建高楼,但贝聿铭明确反对,他回望时说这是自己对中国最大的贡献。贝聿铭选择了在城外动工,选址香山,结合了四合院和苏州的江南园林风格,特别的是,西方人眼中的香山饭店,太限于中华传统了,而中国人眼中的香山饭店,又不够现代化了。贝聿铭走的是他认为是对的道路。

香港的中银大厦是另一出人意表的贝聿铭力作。贝聿铭的父亲曾任中国银行高职,找贝聿铭当然顺理成章。众所周知,贝聿铭以竹为意象,两侧又加入了传统的花园水景,但整体还是现代建筑,以菱型为几何图案,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正合乎香港的城市风格。至于北京的中银总部大楼,就由贝聿铭和他两个儿子主理。

罗浮宫与德国历史博物馆

巴黎的罗浮宫玻璃金字塔,是城市的地标,也是贝聿铭最负盛名(曾经一度是骂名)的作品,他将罗浮宫排在生涯第一位。贝聿铭作为现代建筑大师,为传统注入新锐的现代活力,据《与贝聿铭对话》书中,他曾说「当今的罗浮宫已不是法兰西国王的宫殿,按法语来说,他是属于『大众』的公共博物馆。」

对于西方的传统建筑,贝聿铭选择以透明的玻璃金字塔,放置在罗浮宫的主庭院(拿破仑庭院),作为罗浮宫的新入口,众所周知,金字塔的设计大胆而前卫(但金字塔本身却令人想到古文明)。贝聿铭的设计带来古典与现代的对话, 构思的大胆新锐,跟在低矮房子林立的巴黎,兴建一座高耸铁塔,可谓不遑多让,而金字塔设计的独特、神秘和透明感,不单採光到庭院的地下空间,也吸引游人入内参观,更令触发创作人的想像,就如小说和电影《达文西密码》(The Da Vinci Code),以罗浮宫的倒金字塔下面,为抹大拉马利亚的石棺所在之处。

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军火库,也许名声稍逊,而且面积不大,贝聿铭设计了四层的玻璃大楼,也巧妙地用玻璃螺旋形楼梯,既打开室内室外的视野,也方便和吸引观众到不同的楼层,一如贝聿铭所言,这是「创造更多的公共空间,藉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如果建筑物想吸引并留住更多人,设计上就得为这些人提供更多的空间。空间之中由人流而产生的动感至为重要。」

苏州博物馆

贝聿铭晚年的高峰杰作是苏州博物馆。苏州博物馆选址在拙政园和忠王府旁边,正是贝聿铭年轻时居住的狮子林对面。

贝聿铭是现代建筑大师,寻求突破,时而令人意料不到,但在现代化以外,他也重视传统,香山饭店和苏州博物馆就是两个带复古意味的好例子。贝聿铭曾经坦言「我的中国传统文化训练主要是在香港之时。如果你让我背一段唐诗的话,我只能用广东话,不能用国语或是上海话。……但到美国之后,我开始大量阅读中国古典着作。可以说我的中文是自学的。」

贝聿铭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彻底地反映于苏州博物馆,难得的是,贝聿铭不是囿于传统,而是提升传统。他说建筑是要融入和提升生活,艺术、历史、建筑是密不可分的,从他的代表作品,可以看到他所相信的理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