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生活人

Popovich:论怎样让球员爱上电影和音乐

(作者:Marc J. Spears / The Undefeated)UrbanDictionary.com网站对俚语「清醒(woke)」给出的定义是「一直都知晓……知道在社会中正发生着什幺。」在体育世界里,可能不会再有一个总教练比这个67岁、固执己见、酷爱嘲讽、被世界景仰、被社会熟知的白人更加「

R生活人2020.06.08

Popovich:论怎样让球员爱上电影和音乐 (作者:Marc J. Spears / The Undefeated)

UrbanDictionary.com网站对俚语「清醒(woke)」给出的定义是「一直都知晓……知道在社会中正发生着什幺。」在体育世界里,可能不会再有一个总教练比这个67岁、固执己见、酷爱嘲讽、被世界景仰、被社会熟知的白人更加「清醒」了,他的名字叫Gregg Popovich。

「他肯定不是典型的那一类教练,」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前锋LaMarcus Aldridge这样告诉我们,「他知道全世界正发生在人们、种族之间的事情,他不害怕说出自己的信仰和观点。他总是努力让我们明白生活远不止篮球,远不止NBA。」

「当然了,你必须认真对待你的工作。但是他试图让我们记住这不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全部,生活中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在此之前,我从没有在这样一个教练手下打过球,他真的帮助你思考篮球之外的事情,这正是他所做的。他努力帮助你在篮球上有所提高,同时让你每天都从身边发生的事情中不断学习。」

Popovich被认为是NBA和体育史上最出色和最受人尊敬的教练之一。「波波教练」之所以能赢得这样的讚誉,是因为他带领小球市马刺队夺得过五次NBA总冠军,并且荣获三次NBA最佳教练。这个在马刺执教了21年的教练预计将在2016-17赛季获得连续20个赛季超过50胜的NBA记录。这位美国男子篮球国家队的下一任总教练,同时也是美国几大职业体育联盟中任期最长的教练。

在这些硬实力之外,Popovich的社会意识也是他的宝贵财富之一。

举个例子,Popovich表达了对旧金山49人队的四分卫Colin Kaepernick和他的国歌抗议事件[译注1]的尊重。别忘了Popovich可是从美国空军学院毕业的,在那里他是一个篮球明星并且获得了苏联研究专业的学士学位。他在美国空军按现役要求服役了五年并且曾经一度被认为可能会在中央情报局工作。

译注1:NFL着名球星Colin Kaepernick已经连续3场热身赛拒绝在奏国歌时起立了,并且对NFL记者Steve Wyche说他之所以这样决定,是因为感受到目前美国社会对非裔美籍和其他少数种族依然十分不公。

「相当一部分人会武断地认为他是在不尊重军方,」Popovich最近这样告诉圣安东尼奥的媒体,「这实际上和他的抗议没有任何关係。事实上,正是有了军方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他才能够去做他所做的这些事情。大部分会思考的人都理解这一点,但是总有少部分人想赶时髦,而这正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不幸。」

Popovich也相信许多白人并不明白作为一个黑人在美国所要承受的压力。他举例说曾让黑人助教告诉他们的孩子该如何和警察打交道,而他从来都不需要和他自己的两个孩子说这些。Popovich还把美国的种族主义称为"房间里的大"象。」[译注2]

译注2:形容明明存在的问题却被人刻意迴避。

对白人来说更容易,因为我们并没有这样的经历。对很多白人来说,要理解黑人们每天面对和处理一些事情时的感受是很难的,「Popovich最近告诉圣安东尼奥的媒体,」我没有告诉我的孩子们当你被警察拦下时需要在他们面前如何做,因为我不需要这幺做。但我所有的黑人朋友都已经这幺做了。这里面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并且我们都知道这一点。

所以,Popovich是如何做到「清醒」的?

作为一个克罗埃西亚父亲和塞尔维亚母亲的孩子,他觉得这一切,很大程度归功于他能在位于印第安纳州的民族多元化的东芝加哥长大。根据2010年美国的人口普查结果,东芝加哥的黑人人口佔到42.9%,白人佔到35.5%,19.1%是其他民族,另外还有许多说西班牙语的居民。

「我在一个综合社会长大,」Popovich告诉我们,"我们生活在一个叫做"阳光海岸的地方,每个人都在钢铁厂有一份自己的工作。那里有一个波多黎各家庭、有一个黑人家庭、有一个捷克斯洛伐克家庭和一个塞尔维亚家庭。每个人都很友好,因为大家都有工作,大概可以归结于这样。」

「如果你被剥夺了公民权利,你没有工作,你失去了希望,你一无所有,那坏的事情就可能将要发生,不单单是在美国,全世界都是这样。可能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明白了一些道理。」

Popovich还把他对时事的领悟归功于他在军队的时光,尤其是他在欧洲和苏联为美国武装部队篮球队效力的日子。这样的心态对于一个率领一众国际球员的教练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军队,很明显,是最儘可能公平的地方,」Popovich告诉我们,「我还跟随美国国家队游历了许多地方,到了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当地的文化和不同的球员。我猜一切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当我们开始得到外国球员,他们越是拥有社会意识,就越善于交谈,越愿意互相交流,会拥有更多的社会责任感,就会愈发愿意帮助他人。一切就这幺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当谈到马刺队的球员时,Popovich认为社会意识的重要性远不止交谈那幺简单。

上个赛季在克里夫兰,在着名电影製作人Spike Lee的陪同下,他带着球队一同去了一个私人影院观看了电影《芝拉克》。就在上个赛季,马刺队还为1968年奥运男子200米赛跑铜牌得主,非裔美国人John Carlos和金牌得Tommie Smith捲入的争议事件「黑人权利敬礼」事件发声。[译注3]

译者注3:1968年10月16日,墨西哥城奥运200米赛跑出现令人诧异的一幕:美国选手汤米-史密斯和队友约翰-卡洛斯分别夺得金牌和铜牌。当众人凝神听着美国国歌,看着美国国旗升起时,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在颁奖台上举起戴有黑色手套的拳头,并垂下头,展示「黑人权力敬礼」(Black Power Salute),沉默地表示对「黑人权利」运动的支持。颁奖典礼结束后,二人被美国奥委会遣送回国。

Popovich在赛季开始之前,给了他的球员们一本由Ta-Nehisi Coate创作的《世界与我之间》。这本2015年的图书是作者写给他未成年儿子的一封信,告诉他作为一个非裔美国人在美国生活的现实、情感和象徵意义。[译注4]

译注4:美国黑人作家Ta-Nehisi Coate的新书《世界与我之间》刚刚获得201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最佳非虚构作品奖。

Popovich:论怎样让球员爱上电影和音乐

「Popovich在赛场之外同样出色,总是帮助我们解决问题。」马刺队的后卫Tony Parker这样告诉我们。

Nate Parker,作为编剧、导演、製片人和演员,在仅有一千万美元的预算下,创作了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这之后在圣丹尼斯电影节上以一千七百五十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福克斯探照灯公司。这部电影是关于奈特-特纳的,他是一个生活在维吉尼亚殖民地被奴役的浸教会传教士,1831年8月21日,他在南安普顿县发起了一场血腥并具有历史意义的奴隶起义。多达65个白人被认为在起义中被杀害,而白人国民军则杀害了包括特纳在内的200个黑人。

Tony Parker,法国人,儘管在读到剧本前对这个故事还不了解,但他和前NBA锋卫摇摆人Michael Finley一起,都是这部电影最开始的几个投资人之一。Nate Parker在一个有Tony Parker的妻子和母亲参加的晚宴上告诉Tony Parker,让他投资这部电影,而后者的父亲也是一个非裔美国人。就这样,Tony Parker也成为了执行製作人并且说,最近这部电影的上映是一个绝佳的时机,因为你「总是可以改善我们对待彼此的方式。」

「我只是被这个故事和内特的热情所打动了,」Tony Parker说,他正準备在未来参与到其他电影项目中,「他想让电影变得感人并且他对讲故事是如此的充满热情,这激励了我,(剧本)非常地有力度。」

今年八月,Tony Parker和Popovich,马刺队总经理R. C. Buford,还有一些其他的球队工作人员一起,在一个私人电影院第一次观看了整部影片。Tony Parker说,在看完电影以后,Popovich和布福德都说为他感到十分骄傲。

「它就好像你的孩子一样,」Tony Parker在谈到这部电影时说,「从这部电影最开始的时候到看到它发展成今天的模样,实在是一段很有趣的经历,因为它是一部低预算的电影。能看到这一切被组织到一起,并且内特最后完结它的方式,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Popovich如此尊重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以至于他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组织他的球员们观看了影片。他认为让他的球员们看到电影所表达出的观点是十分重要的。

「在这个国家,奴隶制的汙点很明显仍然继续在我们的社会体系中渗透,」Popovich这样告诉我们,「人们总想忽视这一点,不想谈论它,因为这会带来很多不便。Tony把《一个国家的诞生》带到了圣安东尼奥,当我观看这部影片时,我认为这部电影给了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不只是在说,"关于奴隶制的事情,那时候黑人确实活的很艰苦。"而是这确实很艰难、让人噁心、蒙羞并且需要用一生去抗争。」

「在电影里就展现了这一点,人们所忍受的不单单是肉体上的折磨,更是精神上日常的堕落。它渗透到人们的家庭里,导致精神错乱,直到今天,我们仍能看到这一切。」

Aldridge说马刺队的队员们都被这部感人的电影「深深触动」了。

「它绝对让人们重新关注起那些逐渐被淡忘的事情,这故事组织得非常好。在这样一个社会,电影的上映是绝佳的时机。我们都在试图让警察冷静下来,平息黑人被杀的事件。」Aldridge说道。

Popovich还以带领马刺队去做他认为会在精神上有所刺激的实地考察而出名。

举个恰当的例子:去年9月9日,在去纽约市的途中,Popovich带着他的队员们去看了着名的百老汇音乐剧《汉密尔顿:一部美国音乐剧》。《汉密尔顿》是一部关于开国元勋Alexander Hamilton的嘻哈音乐剧,得到了一致好评并且票房大卖。

当Popovich告诉LaMarcus Aldridge那里有一个「嘻哈转折点」的时候,他的兴趣爱好被点燃了。这位五届NBA全明星球员在看了YouTube上的影片后,对于能看到他人生中第一次音乐剧感到非常激动。

「我此前从没有去看过任何音乐剧,但我总是说我会去尝试的,」Aldridge告诉我们,「但是他带我们去看了《汉密尔顿》,对于我来说,能去看这部音乐剧实在是太酷了。我从来没有在纽约看过百老汇的音乐剧,最火的剧,能看到真是太酷了!」

Aldridge说「色盲」[译注5]Popovich总是试图通过提问关于时事的问题来让他的球员们「每天都保持好奇心」。Aldridge补充了一个例子来表明Popovich可以和有色人种相处得非常好,那就是他和前马刺队前锋Stephen Jackson联繫非常密切,后者从小在德克萨斯州的阿瑟港生活,由一个单亲母亲抚养,在暴力、贫穷的环境下长大。

译者注5:这里的「色盲」不是指真正的色盲,而是指Popovich眼里各色人种都平等,没有种族歧视。

「当你开始了解他的时候,你会知道肤色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Aldridge在谈到Popovich时说到,「他很会与人相处,人们可以说他和Stephen Jackson的关係非常密切,Stephen Jackson可是站在欧洲人的对立面上。[译注6 ]但你是什幺样的人种并不重要,他和所有的人都相处得很好……他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偏见,心胸开阔。」

译注6:指Stephen Jackson不是纯种的欧洲白人。

圣安东尼奥目前的球员大名单包括来自美国、法国、澳洲、阿根廷、拉脱维亚和西班牙的球员。Popovich享受着能从他们的身上学习到关于世界的一切,并且同时开阔他们自己的视野。

「这世界很大并且每时每刻都有许多事情正在发生,」Popovich告诉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人,越多越好。对于我们球队来说,因为我们有这幺多的球员来自不同的地方,当他们意识到世界之大时,这有助于我们团结在一起,共同前进。」

「在(马刺队后卫)Patrick Mills来到球队之前,甚至没有人知道土着居民是什幺样的。他开始讲述那里的情况,其他人都听得目瞪口呆。能分享各地的文化和各自的经历真的太美妙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